8月17日,来自四川简阳的19岁高三毕业生曾龙轮,怀揣着对大学的美丽梦想,只身来到了重庆北软教育集团软件工程学院报名就读。但仅仅过了几天,学 校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:“专业课”变成了钓鱼、下跳棋和打羽毛球;老师、校长不见了;房东来讨房租、农民工来讨工钱,学校乱成一团……学生们发现,整 所学院突然间只剩下了8名学生,而校长发来短信称:“学校正在申请破产……”
  
  校内讨债者成群
  
  昨日上午,记者来到位于南岸茶园长江工业园B区内的重庆北软教育集团软件工程学院,学院大门紧锁,空荡荡的大厅空无一人。在一楼一个开敞的大厅内,记者 发现了曾经“办公”的痕迹,大厅内安放着4张办公桌,被退回来的数千份高考录取通知书散落一地,上面统一写着:收取人领取时交纳邮资。一楼大厅内,争吵声 此起彼伏,随处可见前来要钱的人群。
  
  一名包工头模样的男子说:“除了工人的工资,老板还欠我110多万。”房东姚先生给记者算账称,整个学校的校舍是校长黄某从他手里租赁的,面积为1.6万余平方米,租金120万元左右。可黄校长分文没给,还将他的一辆小车开走了。
  
  记者发现,来讨债的还有承包学校食堂、商场的各个承包人等,他们告诉记者,学校和他们签的协议称,学校保证能招生500人,但目前看来,仅招了8名学生。而据各方初步估计看来,学校至少欠下了200余万元。
  
  专业课是下棋钓鱼
  
  学生曾龙轮告诉记者,连他在内,学校一共只招来了8名学生,学生们来自四川等地,其中的5人交纳了5000元至1.4万元不等的学费,有的学生来得晚一些,发现学校不对劲后,没交学费。
  
  报到的当天下午,他和两名同学上了第一堂课,是一堂日语课,可谁知第二天,学校就突然停课了。老师们拿来了跳棋,让他们先下跳棋,随后,又拿来了羽毛球 拍,让他们打羽毛球,或者也可以到附近的水塘钓鱼。曾龙轮说,8月22日,军训的日子到了,但学校又提出因为学生没到齐,要等到齐了一起军训,在学生的强 烈要求下,8月25日,学校将他们5个同学送到新竹林一技校内军训,还说将暂时在技校内上课。“学校显然在欺骗我们。”曾龙轮称学生们只好向110报警, 随后又回到了学校内。
  
  校长老师全不见了
  
  曾龙轮称,察觉到问题后,他们几个学 生就找到了老师要求学校退学费,可老师一会儿说没钱,一会儿说到银行取钱。谁知老师到银行取钱后,竟再也没有回来,随后,曾龙轮几人开始在学校内到处找老 师,他们发现,学校的老师全都不见了。随后,他们开始给校长打电话,可校长的电话却总是处于无法接通或者无人接听的状态。
  
  8月29 日,曾龙轮和几个同学几乎同时接到了生活老师发来的短信。记者看到,这条短信称,“送你们过去只是暂时上基础课程跟军训,等茶园这边弄好了你们还是要回来 的!现在出了这些事,学校这边正在申请破产,走司法程序,到时候你们的学费该怎么退就怎么退!这两天还劝退了不少学生。”
  
  随后,几名同学收到了校长的短信称:“我这几天在外地出差,你们的学费我们这肯定退,我走时安排你们先去我们另外校区去先上到课,这段时间工人在扯皮,我前几天就申请破产了,现在等到法院清算,可能在周二就有结果。”
  
  教委称该校没资质
  
  昨日下午,记者通过曾龙轮提供的手机号码,经过多次拨打后终于联系上了该校黄校长,他告诉记者,因为今年的招生情况不好,学校资金链出现断裂,学校确已 申请破产,但他和学校的老师们并没有“逃跑”,只是之前在外地出差,而老师们撤离是因为担心债主们讨债闹出事。学校申请破产后,将按照正规的程序进行资产 清算,首先退还学生的学费。而其他的欠费,也将根据清算的结果,按照相应程序退还。黄校长说,他的学校是通过挂靠某大学成教部的方式组建的,肯定是正规 的。目前,黄某在黄泥塝派出所接受调查。
  
  随后,记者就此来到南岸区教委,据相关人员介绍,按照相关规定,学历教育的办学机构到重庆办 学,应首先向市教委申报审批。目前他们已经获悉此事,并向市教委进行了汇报,但从市教委反馈的情况看,该办学机构并未经过市教委审批,并不具备办学资质。 针对黄校长所称的挂靠某大学成教部的说法,该负责人称,这只是双方办学的合作方式,只要是学历教育的办学机构到重庆办学,须经过市教委审批。
  
  随后,记者向涂山镇ZF反映了此事,社会事务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,昨日,从南岸区教委获悉此事后,他们正在着手调查。目前,南岸警方也已介入调查。

243